读书既是诗人诗歌创作之必需

南宋诗人陆游活了86岁,作为一个饱经忧患、屡遭谪贬,在精神和肉体都承受巨大磨难的爱国诗人,能活到如此高寿,这在古代并不多见。

陆游生于北宋灭亡之际,面对外敌入侵,山河破碎,他具有很高的爱国激情,力主抗战抵御外敌,不惜投身军旅。然而,朝廷的昏庸和主和派的压制,使陆游报国志向无法实现,加之不断遭到排挤和谪贬,感情上倍受摧残。此时,他并未消沉下去,而是“清坐事无书可读”,其后读书也成了他的一种养生方法。至晚年,他的读书热情丝毫未减,甚至常达到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的境地。读书成为他的第一大乐趣,还将其卧室名“书巢”,并写下“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的对联。陆游在65岁罢归故里,他在“东蓠”竹间修茸小屋两间,专门为读书之用。诗人研读了诗、离骚、尔雅、本草等大量书籍,他自以为是“博取汉、魏、晋、唐以来,一篇一咏无遗者”。还说:“间以吟讽为长谣、短章、楚调、唐律、酬答风月烟雨之态,度盖非独娱自身,遣暇日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古人的读书与我们现在读书有所不同,如今读书多属于“看书”,即用眼睛,通过视觉器官把知识的信息传递给大脑。而古人读书除用眼睛外,还要用嘴和耳朵,也就是通过视觉、听觉以及嘴的发音——朗读,使三种器官与大脑密切相联,这样不仅有助于记忆力和增强学习效果,而且对身心健康也十分有益。因为“读书”除要调动眼、耳、嘴三个器官的功能外,还要配合呼吸,促进肺活量的运动,使其具有增智、娱心、养心等功效。

陆游为何长寿?这与他一生勤于读书有密切关系。读书既是诗人诗歌创作之必需,又使他体会了生活的乐趣,并不断化释忧愁和苦闷,对健康和长寿都极有益处。

研究表明,朗读时抑扬顿挫,读出韵味来,常置人于愉悦状态,能激发大脑皮层的兴奋,使大脑神经调节乙酰胆碱分泌增加,皮下血管扩张,增强血液循环,还能提高人体免疫功能。读书也是解除忧愁和悲伤的“良药”,英国著名作家毛姆曾说:“读书可以缓和饥饿的痛苦与失恋的悲哀”。经常忧郁和悲伤,会造成机体功能严重失调,尤其会引起内分泌和神经系统功能发生紊乱,血液中的有毒有害物质也会大大增加,这不仅容易使人得病,而且还会缩减人的寿命。而读书正是一种化解愁绪、消除压力和痛苦有效方法,自然有益于健康长寿。

读书何以能养生呢?正如陆游所说:“读书有味身忘老”,从读书中,他体会到了书的妙意奥理,于书中访古问今,吊山览水,给他带来了无限的乐趣。陶醉于读书,使他能忘掉痛苦、忘却政治上的失意,有助于摆脱困境。同时也使人能平心静气、神思不乱、保养精气,积精全神。读书有如此神奇,何不长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