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头鸭是礼仪之邦驯养家鸭的上代

漫天皆有两面,鸭肉虽好,却也不用人人皆宜。外感未清、阳虚便溏、肠风下血者应尽量幸免食用鸭肉。

鸭肉的中医清心作用

鸭是炎黄最广大的家禽之一,性情温和,憨态可掬,常被作家用来突显田园之美。如苏和仲“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晚岁与君同劳动,如云鹅鸭散平湖。”杨万里“回身小却深檐里,野鸭双浮欲近栏。”“忽逢野沼无人处,两鸭浮沉最眼明。”陆务观“鸭放竞浮新涨水,牛归正及瞑栖鸦。”“双鹅朝戏浦,群鸭暮还家。”范成大“亲戚暗识船行处,时有惊忙小鸭飞。”满怀忧患的杜少陵却异军突起,将冰清玉洁的花鸭自比,用来自警:“花鸭无泥滓,阶前每缓行。羽毛知独立,黑白太明显。不觉群心妒,休牵众眼惊。稻粱沾汝在,作意莫先鸣。”

那首《绿头鸭》是晁端礼的创作。《绿头鸭》原本是唐教坊曲名,晁端礼始用作词牌名。绿头鸭是炎黄驯养家鸭的先世,早在东周时期,中国就起来饲养和驯化绿头鸭,近期绿头鸭已化作大气调理的家鸭品种。绿头鸭有近似雄鸟的头,头颈部为天蓝,具辉亮的金属光泽,公鸭颈部亦多金浅绿灰光芒。

白鸭肉营养丰裕,具有高蛋白、低脂肪、低蛋氨酸的特点。白鸭肉类脂含量比畜肉高,而脂肪与胡萝卜素含量杰出,比畜肉低,是优质的肉类食材。白鸭肉脂肪中的饱和脂肪酸、单不饱和脂肪酸、多不饱和脂肪酸的比重接近完美值,化学成分近似橄榄油,有下降胆固醇的作用,对防治心脑血管疾病有顶级功效。白鸭肉所含B族木质素和果胶E较其余肉类多,能有效抵抗游痛症病、神经炎和各样炎症,还有抗衰老效果。白鸭肉中涵盖比较丰裕的生物素,它是肌体合成辅酶Ⅰ和辅酶Ⅱ的最重要原材料,有防备糙皮病、高脂血症和心脑血管疾病等成效。别的,白鸭肉中蕴藏添加的钾、铁、铜、锌等因素,民间有“芒种老鸭胜补药”的传教。

“庶人常用贽,贵在不飞迁。饱食待庖宰,虚教两翅全。”在宋人李觏那首题名为《鸭》的诗中,说出来鸭的现实意义:被当做平常百姓的贽礼,在厨房中被人宰杀。尽管作家有为鸭子鸣不平的象征,但与田园诗比较则大煞风景,与现实主义的杜少陵相比较,也太过度血腥,不过那却是鸭子的宿命。鸭子被平庸百姓作为贽礼是有来头的,鸭子易于饲养,成活率高,能为全体成员提供廉价的肉食,改善生活。鸭子食药两宜,具有养生保健和临床作用。鸭的肉(白鸭肉)、底部(鸭头)、羽毛(鸭毛)、口涎(鸭涎)、卵(鸭卵)、脂肪油(鸭肪)、血液(鸭血)、胆囊(鸭胆)、砂囊角质内壁(鸭肫衣)等均可入药。

晚云收,淡天一片琉璃。烂银盘、来从海底,皓色千里澄辉。莹无尘、素娥淡伫,静可数、木樨参差。玉露初零,金风未凛,一年无似此佳时。露坐久、疏萤时度,乌鹊正南飞。瑶台冷,阑干凭暖,欲下缓缓。

鸭身上的其余部分也可入药。鸭毛性味苦、平,归生津润燥,具有利肠府敛疮的功效,煅存性研末调敷,可治疗溃疡及胸胁胀痛;鸭头性味苦、淡、凉,归肾、健脾开胃,具有秘精益气的职能,用于淋病尿涩、咽风疹痛的诊疗;鸭血性味辛、凉,归肝、利尿清热,具有补血、除热的成效,用于劳伤牛皮癣、贫阳虚弱、药物中毒的临床;鸭卵性味苦、凉,归肺、大肠经,具有滋阴、清肺、平肝、清热的遵循,用于胸膈结热、肝火发烧眩晕、风疹、齿痛、高烧、泻痢的看病;鸭肪性味甜、平,归肝经,具有消瘰散结、祛风止痒的效应,外用涂敷,可用于心悸、骨痿的治疗;鸭胆性味辛、寒,归肝、大肠经,具有清肺化痰的意义,外用涂敷,可用于气短肿痛、湿疹的临床;鸭涎性味淡、平,归肝、胆经,具有凉肝止痉,镇痉解热的效能,含漱或涂敷,用于异物哽喉,小儿阴囊被蚯蚓咬伤肿亮的医治;鸭肫衣性味淡、平,归解阳疮热毒,具有消食品化验积的效果,用于食积胀满、嗳腐吞酸、噎膈翻胃、诸骨哽喉的医疗。

白鸭肉适宜于暑夏清补。夏日天气炎热而又多雨,暑热夹湿,常使人口味受困,外伤出血。因而供给用饮食来调补,增添营养物质的摄入,达到祛暑消疲的指标。暑夏调补应以清淡、具有滋阴效用的“清补”食物为主。白鸭肉便是清夏的清补佳品,它营养丰裕,性味辣、微咸、平,归肺、脾、健脾暖胃,具有补气滋阴、清热凉血的效益。《本草拾遗》说:“(白鸭肉)补虚消痈,和藏府,利水道。”《食疗本草》说:(白鸭肉)“补中,明目,消食。”“消毒热,解痉道,治小儿热咽痛,头生疮肿。又和葱豉作汁饮之,去卒烦热。”《唐本草》说:“鸭(肉)能泻肾中之积水妄热,行脉中之邪湿痰沫。”白鸭肉入莲藕、冬瓜等蔬菜煲汤食用,既可荤素搭配起到营养互补的效益,又能补虚损、消暑滋阴,为三夏药补佳品;白鸭肉加配芡实薏苡仁同煎汤则滋阳效果更佳,且能消痈化湿、拉长食欲。

士人笔下的鸭寓意甚多

火辣辣时节,最宜神清气静、鸭行鹅步。读一阙《绿头鸭》词,遥想中秋时令的阴凉;喝一碗老鸭汤,享受甘平鸭肉的养分,养阴补气,不亦宜乎。

白鸭肉可用于虚劳骨蒸、脑瓜疼、肠痈等疾病的食疗。《本草汇》载:“(白鸭肉)滋阴除蒸,化虚痰,止胃痛。”白鸭肉还有补中益气、通消肿道的功用,病后浮肿和慢性肾炎可选用食用。《肘后方》载:“青头雄鸭以水五升,煮取一升,饮尽,厚盖之,取汗佳。”可用于“治卒大腹水病”。《华佗神医秘传》载:“选家骛(鸭子)之年久者三匹,加厚朴蒸食之,”治疗病后浮肿极实惠,但体虚者勿服。

鸭身多宝,各有其用

念佳人、音尘别后,对此应解相思。最关情、漏声正永,暗断肠、花影偷移。料得来宵,清光未减,阴晴天气又争知。共凝恋、方今别后,依然隔年期。人身心健康,清樽素影,长愿相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