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剑涛娟教授

原标题:王丽娟教授:帕金森病治疗研究新进展

中华医学会第二十一次全国神经病学学术会议上,来自广东省人民医院的王丽娟教授对帕金森治疗研究新进展进行了解读,值得一看!

报道专家|广东省人民医院
王丽娟教授

记者|李丽荣

来源|医学界神经病学频道

帕金森病(Parkinson’s
disease,PD)是常见的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目前全球发病率持续增长,致残率、死亡率高,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给家庭社会带来沉重负担。

在今年中华医学会第二十一次全国神经病学学术会议上,来自广东省人民医院、广东省神经科学研究所的王丽娟教授就“帕金森治疗研究新进展”话题进行了精彩分享。

要点小结:


PD病理及机制研究众多,大多与α-突触核蛋白错误折叠、聚集和转移有关,α-突触核蛋白是PD病理研究的热点和重点。


PD早期预警、前驱期诊断已经引起重视,诊断标准和标志物研究已有新发展。


PD运动症状可通过药物和非药物的综合治疗方案实现有效控制。


神经调控(TMS、DBS)为PD治疗研究热点;运动辅助治疗对PD症状可能有效;移动医疗及可穿戴技术对研究PD治疗新手段和疾病进程有重要作用。


PD非运动症状防治仍缺乏有效方法及手段,需要在药物及非药物治疗方面进行探索。


PD神经保护或修饰性治疗还在探索和验证阶,多个靶点、不同来源的药物均可成为进一步研究方向。

目前针对PD的治疗提倡全程管理、早发现、早保护及个体化治疗,以延缓疾病进展、提高患者生活质量。这其中PD治疗主要涉及两方面:症状治疗、神经保护/疾病修饰治疗。

1

α-突触核蛋白:与非运动症状密切相关

PD起病缓慢、进行性加重,从前驱期的非运动症状到疾病前期非运动症状逐渐加重、出现运动症状,病程长。因此做好早期预警、二级预防对预防PD的发病和延缓病程进展具有重要意义。这其中α-突触核蛋白扮演了重要角色——与很多非运动症状相关。

细胞内α-突触核蛋白出现错误折叠和沉积→路易小体病变→路易小体内α-突触核蛋白沉积→与路易小体相关的α-突触核蛋白病变与神经退行性病变有关

图片 1

2

左旋多巴:依旧是PD症状治疗“金标准”

PD的症状治疗包括药物治疗和非药物治疗,其中药物治疗为首选,是贯穿整个治疗过程的主要手段。而其中左旋多巴仍然是PD症状治疗的“金标准”:


与其它口服药相比,左旋多巴治疗PD更有效

  1. 对大多数PD患者对左旋多巴治疗产生应答;
  2. 也常被作为PD诊断标准之一。


左旋多巴与多巴胺受体激动剂不良反应相似,反映了多巴胺刺激水平


左旋多巴拥有50年临床使用经验,已使数百万患者受益

但随着疾病进展,左旋多巴单次给药的持续作用时间缩短,与多巴胺能未稍持续退化、左旋多巴/多巴胺储量改变、纹状体脉冲样刺激增加及突胜水平多巴胺能神经传递的控制破少相关。

图片 2

因此,优化突触水平多巴胺作用,提供接近生理性的持续多巴胺能刺激,对延迟及减轻运动波动具有重要意义。研究显示新型多巴胺能制剂可有效避免左旋多巴“脉冲样刺激”,维持多巴胺浓度稳定,改善运动波动。

3

非药物治疗:PD治疗新思路

非药物治疗,包括经颅磁刺激、脑深部电刺激、运动医疗、移动医疗,是药物治疗的一种有效补充方式。

1

经颅磁刺激(TMS)

针对PD采用的治疗靶点包括皮质主要运动区(M1)、辅助运动区(SMA)、前额叶背外侧区(DLPEC)。研究显示,TMS治疗能够改善PD患者的运动症状疗,安全性较好。

2

脑深部电刺激(DBS)

DBS疗法通过长期电刺激大脑运动核团,可以持续有效地控制运动障碍症状,并改善患者的日常生活能力,提高生活质量。

图片 3

2014年美国拉斯科医学奖颁给了发明DBS装置的Benabid教授和阐明DBS治疗PD机制的Delong教授,DBS技术越来越得到公认。

3

运动医疗

研究提示:运动引起的神经保护机制,能够抵抗多巴胺功能的减退。运动增强其它健康多巴胺神经元通过增加酪氨酸羟化酶来促进多巴胺的合成,从而传递信号。

4

移动医疗

基于科学技术的监测(TOMs),专业医生可以对PD患者每天的运动症状情况进行监察和收集。近年来,TOMs转向研究利用可穿戴设备医生可以远程监测病人在家中的病情变化。

4

神经保护/疾病修饰治疗:未来的重要发展方向

PD治疗发展瓶颈:


近年来,PD药物的对症治疗作用已获证实,但具有延缓或阻止疾病进展的作用却未获证实;


缺乏经证实有效疾病修饰治疗方法,PD患者多年后即进展为中晚期;


目前药物和手术治疗可以减轻症状,却无法阻止疾病进展。

而研究显示神经保护治疗或疾病修饰治疗可以延缓甚至组织疾病进展,并且防止最终功能性残疾的发生,这也是PD治疗中最主要及迫切的需求。

1

神经保护≠疾病修饰

神经保护:

通过保护或恢复神经元功能而延缓或阻止疾病进展的干预手段。

疾病修饰:

影响临床进展,并非必须作用于发病机制。

2

PD疾病修饰治疗目标靶点

研究显示,氧化应激、神经炎症、线粒体功能障碍、钙调节异常和α-突触核蛋白结构功能异常等可能参与了PD的发生发展,这将成为PD疾病修饰治疗的目标靶点。基于以上发病机制开展疾病修饰治疗药物研究正有序进行,有望成为PD治疗的新希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