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卵女生四次取出21颗卵子

原标题:14岁女孩卖卵子…卵子黑市曝光!

女性,你要学会爱自己!

作者 | 喵一喵

来源 | 医学界

最近微博上又曝光了一组暴利卵子黑市的视频,十几个女孩混居在拥挤的宿舍里,环境脏乱不堪,最小的才14岁。她们一边吃着饭一边就掀开衣服打“营养针”,实为促排针。“取卵”的地点需要蒙着眼睛,不能带手机,去一个偏远的农村……

图片 1

这不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新闻。在搜索引擎输入“卖卵“的关键词,便跳出多条相关报道。“23岁女生为整容卖卵致不孕”“卖卵女子一次取出21颗卵子,内出血险丧命”……

图片 2

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技术(IVF-ET)及其衍生技术的发展为不孕不育患者带来了福音,但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人类的自然生殖过程,同时也增添了新的伦理困惑。

为防止辅助生殖领域出现混乱无序的状况,我国卫生部颁布实施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其中第三条明确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供精、供卵只能是以捐赠助人为目的,且只限于人类辅助生殖治疗周期中剩余的卵子。就是说,捐献者必须也是需要做试管婴儿的女性才可以。

但在现实中,由于不孕不育的现象逐年上升,而我国卵子来源短缺受限,一些不孕家庭求子心切,再加上我国对该领域的监管和治理乏力,刺激利益熏心者趁虚而入,肆意进行人卵交易,地下卵子交易产业蓬勃发展。

图片 3

排卵、取卵皆不易

试管婴儿一般分4个步骤:促排卵-取卵-体外受精与胚胎培养-胚胎移植。卖卵女孩们主要经历促排卵和取卵两大过程。

大多数女性每个月排出一个能发育成熟的卵子。促排卵是根据患者有无排卵的类型进行医疗干预,希望得到多个成熟卵母细胞。促排期间需动态监测卵泡大小与血液激素水平。

促排卵药物/注射剂多为激素类药物。目前,促排卵药物本身的安全性仍有待进一步认定,可能会引发女性情绪波动、腹胀肠鸣、卵巢区域肿胀,甚至出现暂时性的类绝经症状等的不良反应。

图片 4

在没有规范化、个性化地使用促排卵治疗之后,还可能导致诸多并发症的发生。比如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OHSS),以卵巢增大、血管通透性增加、第三体腔积液及相关的病理生理过程为主要特征,临床表现为腹痛、腹胀、体重增加、少尿,严重时出现呼吸困难、严重的消化道症状等并伴有肝肾功能损害及血栓形成,甚至威胁生命。

药物刺激卵巢与卵巢肿瘤、乳腺癌、生殖道肿瘤和激素依赖性肿瘤发生的关系目前尚无定论,但在临床应用促排卵药物中需警惕可能的风险。然而,这些卖卵的女孩们可能患癌的结果已经在数年之后,在临床诊断中也难以询问出该病史,根本无法进行追踪观察和远期监测。

再来说说取卵手术操作,最常用的是在局部麻醉后,经阴道B超引导下,将取卵针穿过阴道穹窿,直达卵巢,穿刺卵巢内的卵泡,负压吸出卵泡液以及其中的卵子。

图片 5

图片 6

这手术可大可小,目前在一些正规的医院手术时间只要20分钟,观察2小时后便可起身无需住院,但这是由临床及超声经验丰富的高级职称医师操作的,只能最大保证将并发症的发生机率降到最低。

不管怎样,取卵手术依旧是一个侵入性的操作,会造成卵巢和阴道的伤口。最常见急诊并发症为术后阴道出血,以术后2
h内多见;中、重度OHSS常发生于术后2~5
天;其次为膀胱损伤导致的血尿、盆腔感染、迷走神经反射、腹腔出血等。

一出“捐卵”好戏

我们看到,以上所列的排卵、取卵可能产生的后续问题即使在正规医疗机构也无法完全避免,更不用说在一些没有资质的生殖中心甚至是黑诊所,它们的不靠谱会让人付出生命的代价。

图片 7

在这些黑心的机构里,促排卵药物的使用处于乱用、滥用的状态,往往一味追求卵子成熟的数量,而刻意使用不合适的促排卵药物以及促排卵方案。

大家想想,建在农村的两层楼房屋会是什么好地方?取卵的地下诊所更追求隐蔽性,有的甚至卖羊头挂狗肉,开在养老院内。他们对环境毫无要求,往往设备简陋,根本不具备无菌条件,极其容易导致感染、盆腔炎症。取卵的“医生”技术有限,不具备抢救条件,操作过程中一旦出现损伤不能给予及时治疗,后果不堪设想。

在正规医院对于辅助生殖技术全过程都会落实患者风险说明和知情同意,而这些卵子交易产业链人员打着“爱心捐卵”的幌子,在各大院校、医院内张贴卖卵代孕的广告,将提供卵子的人称作“志愿者”。利用年轻女孩对卖卵的无知,往往不会如实告知健康风险和危害,反而忽悠道,“无痛、安全、来钱快”。

图片 8

在此过程中,为取出优质的卵子,中介机构会为供卵者安排具体的执行计划,供卵者的人身会受到部分限制,而一旦取卵失败,中介机构很可能会“违约”,将所有责任推到供卵者身上,不按照合同约定向供卵者支付剩余的报酬。

此时,供卵者不仅在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后无法取得相应的报酬,遭受经济利益上的剥削,而且身体受到损失。但人卵交易在我国是违法的,交易过程中所签的协议不具有国家承认的法律效力,因此,供卵者无法通过正当渠道寻求法律救济,可谓“人财两空”。

整个事件中,我们可以观察到,大部分供卵者都为年轻的大学生或者女白领,并且有着年龄越来越小的趋势,究其原因还是巨额经济利润的刺激,一颗卵子就能卖上万元,她们愿意用这笔钱买奢侈品、整容、支付生活费,或者老人生病用来救急。针对该情况应该增强对适龄女性健康知识宣传、普及和教育。

图片 9

但笔者认为,将全部原因归咎于女孩儿因为物欲迷失自我,是有失偏颇的。这无疑更是一场通过信息不对称,来对少女进行压榨和剥削的暴行。我们应该问责的,还是这些沾着人血的黑心诊所和卵子客户。一些不孕家庭明知买卖卵子是违法行为,但基于传统的生育观念,不愿放弃任何机会,富裕者甚至重金购买“优质”卵子。

同时,要呼吁加强对于辅助生殖技术的监管和相应立法的完善。

图片 10

目前我国尚未成立专门监管辅助生殖领域的国家机构,也未颁布任何针对代孕、配子买卖的专门立法,卵子交易的违法成本很低,才会造成屡禁不止的情况。

建议制定专门的法律以严令禁止,对参与违法行为的各方进行责任定性定量,联合卫生管理、监督、工商等部门协同执法,加强惩处力度,提高违规的代价,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规范化推向一个更高的层次。

参考文献:

1
周灿权.规范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3,29(9):681-685.

2 郭
靖.我国辅助生殖技术监管体系探析[J].医学与社会,2016,29(1):99-102.

3
姬妍.我国人卵交易的伦理法律问题研究[D].安徽:安徽医科大学,2016:21-24.

– 完 –

版权申明 |本文原创欢迎转发朋友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