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宫颈平滑肌瘤与年纪

痛经与体质

痛经乃妇科常见病,多在妇人经行之际或经行前后发作,以少腹或小腹疼痛为主症。而痛经的治疗也要根据患者的年龄、体质、情志等多方面因素辨证施治,才能获得良效。

婚后育龄妇女,因房事、胎产、哺乳、流产等因素,最多损伤气血,肝肾不足,冲任失调或有感染致生殖器炎症等,造成经血排泄不畅而致痛经。临床上气血两虚者方用八珍汤加桂枝、吴茱萸。肝肾不足用《傅青主女科》调肝汤:炒山药阿胶、当归、炒白芍山茱萸、巴戟天、甘草。湿热侵袭者用解毒汤:银花、连翘红藤败酱草、丹皮、栀子、赤芍、桃仁、延胡索、没药、川楝子。气滞血瘀者,用《景岳全书》通瘀煎:当归、红花山楂、香附、乌药、青皮、木香、泽泻,加失笑散。冲任虚寒小腹冷痛用金匮肾气汤加淫羊藿菟丝子鹿角霜。

经云:女子“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室女肾气初盛,冲任功能尚未协调,经来常见小腹胀满疼痛,加之对月经初潮的恐惧心理,病初多在气,故治疗之初应给患者做好解释工作,使其了解月经的生理现象。

经云:“必先别其三形,血之多少,气之清浊,而后调之,治无失常经。”按体质论治是中医治疗的一大特色,痛经之治亦然。临床上,体质虚弱,易受风邪为病之气虚证,调经之时酌加黄芪、焦白术、桂枝等品;易感寒为病者为阳气素虚,可加入细辛、吴茱萸、附子、淫羊藿等药;易热为病者多素体阴虚,调经中酌加石斛沙参玉竹、生地、麦冬;易便溏者,属脾胃虚弱体质,酌加党参、焦白术、茯苓、山药;易劳伤者,中气必损,酌加党参、生黄芪、大枣、甘草。

更年期妇女,乃“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肾气渐衰,阴阳失却平衡,易致月经紊乱,若患痛经应注意有无生殖系器质性病变,如肿瘤等。

治之大法常以理气为先,常用《济阴纲目乌药汤:乌药、香附当归、木香、甘草,适加砂仁延胡索枳壳,有寒加吴茱萸、炮姜。患者药后常见肠鸣矢气,腹痛随之缓解,一般通过2~3个周期治疗即可痊愈。

所以,痛经的治疗,要做好病人的思想工作,以助药石之效。《内经》曾云:“告之以其败,语之以其善,导之以其所便,开之以其所苦。”病人情志和思想上的问题解决了,则疾病也易于向愈。在药物方面,香附、柴胡、乌药、枳壳等均可理气开郁,故可常用之。

痛经与精神因素

如形体肥胖,少腹痛者,治以行气化痰,苍术导痰丸主之,苍术、香附、陈皮、茯苓、枳壳、天南星半夏、川芎、神曲滑石粉、生姜

如见湿热证治以解毒汤加减。有癥瘕者,气滞者症见胀痛无定所,下腹痞块,时聚时散,当以行气导滞止痛,方用《济生方》大七气汤:三棱莪术、青皮、肉桂益智仁、香附、桔梗、陈皮、藿香;血瘀者,疼痛拒按,色紫块下,治当破血行气止痛,膈下逐瘀汤加减:桃仁、丹皮、赤芍、乌药、延胡索、当归、川芎五灵脂、红花、枳壳、香附、甘草,加莪术、丹参

痛经与年龄

医者皆云:“女子善怀,由于精神及情绪刺激,致肝气郁结,肝火上炎,或肝胃不和皆可“因郁致病”。然而痛经久治不愈,也可引起情绪变化,而有紧张、忧郁、易怒等现象,即为“因病致郁”。《素问·举痛论》云:“余知百病生于气也,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惊则气乱,思则气结。”《灵枢·百病始生篇》也云:“喜怒不节则伤脏,脏伤则病起于阴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