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部癌症生存者自导自演的话剧《哎呦

原标题:确诊癌症之后,他们选择去演话剧

2017 年 11 月 17 日,第 17
个「国际肺癌日」。

一群看上去不那么专业的演员在北京中华世纪坛剧院艺术馆的舞台上哭着、笑着、舞着。

当天,中国首部癌症生存者自导自演的话剧《哎呦,不怕》在北京成功首演。

图片 1

(话剧《哎呦,不怕》剧照,图片来源于网络)

话剧名是「癌友,不怕」的谐音,讲述的是一位年轻的肺癌患者、戏剧导演安宏,通过「戏剧疗愈」项目重回生活,并且帮助身边的病友重获生活勇气的故事。

现实中,安宏正是上海话剧中心导演——戴蓉的影子。

2012
年春节,戴蓉被确诊为晚期肺癌,且淋巴转移、骨转移,从胸椎到腰椎都已转移,无法开刀手术。

「五年前的我,被卡在门槛上,进不去,出不来,谁能拉我一把呢?」戴蓉在自己制作的纪录片《五岁重生记》中写道。

「重生」才是真正的面对

戴蓉在描述「跨越五年」对她意味着什么时,她只用了6个字,「胆子越来越大了」。

从 2015
年开始,戴蓉的生活和工作轴心是围绕着心理学学习展开的,碰到意外无法平衡时,她说自己仍像以前一样,但「老练」、「灵活」了很多。

活着是第一位,其他身外之物所带来的压力都不能把自己怎么样。而这正是疾病所带给她的。

患癌对戴蓉而言,并不仅是接纳。

她说如果只是「接纳」事实会让自己抑郁,「重生」才是真正的面对。

上海市癌症康复俱乐部会长袁正平回忆说,作为康复学校第
84
期的学员,戴蓉刚去的时候情绪非常低落,因病离开戏剧事业的她不和任何人触。

「新的开始才意味着过去,这要建立在对之前遭受的事情足够理解的基础上」,癌症带给戴蓉的不仅仅是治疗本身引发的生理上的难受,更多的是心理冲击。

后来袁正平为戴蓉开出了张「戏剧疗愈处方」,尝试着用工作疗法激发她的价值感。

从拍摄微电影、导演俱乐部纪念周年作品到最终的话剧演出,与外界一直保持的连接让戴蓉没有陷在低落绝望的境地之中,也使她获得了新的动力与目标。

2012 到 2017
年,戴蓉积极完成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当问她有什么心愿时,戴蓉微微一笑,「希望自己能活得长一些吧!这样的话可以让生活继续下去,看看将来会发生什么!」

某种意义上,对未来的憧憬,对生活的期待,激发我们每一个人不轻言放弃。

图片 2

戏剧治疗——「心灵对话」

戏剧治疗是 20 世纪 50
年代在欧美国家兴起的一种表达性艺术治疗的新模式,它以戏剧表演为媒介,通过审视自身问题来促进自我的重新整合和个性的再一次发展,最终达到心理治愈的目的。

对戴蓉来说,戏剧治疗让她主动打开了自己的世界,她非常激动,「我觉得自己正在非常愉快地生活着,好像这就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我的个人需求与爱好很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在心灵深处,戴蓉确信自己是健康的,所以她要做一个健康人能做的事情。

2015
年初,在袁会长的支持和鼓励下,戴蓉将「戏剧治疗」的主题申报了上海市妇联的项目,并在癌症康复俱乐部创办了戏剧疗愈工作坊。

事实上,戏剧疗愈并不是只针对于戴蓉这样有戏剧背景的专业人士。

在剧场,病友们可以无所顾忌地释放情绪,用表演来转换生活中的悲伤与绝望。

就像其中一位患者说的,「在这里,我可以不用装作没事人一样」,它教会大家的不是回避,而是面对与处理。

「我相信大部分的癌症患者和这部戏(《哎呦,不怕》)的契合度是很高的,戏剧中的每一个故事都能在现实中找到原型。」戴蓉说。

《哎呦,不怕》话剧的大多数演员都是非专业的癌症患者,病友们在一起排练,不只是为了一场演出,大家更加关注的是练习当中的自我探索与个人发现。

戴蓉甚至觉得,肿瘤为何一直未被克服是因为其中有很多未测量的东西,心理与人体的免疫和康复紧密相关,她期待自己在若干年后能呈现一些数据与报告。

五年之约

在医学上,五年生存率是评价癌症患者是否接近治愈的重要指标。

据《柳叶刀》杂志发表的 CONCORD (全球癌症生存分析工作组)完成的《2000—2014
年全球癌症生存趋势监测报告》,我国肺癌患者的五年生存率为
19.7%。

五年,是大家默认的航标。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肿瘤内科主任医师李峻岭教授也表示,随着新药研发的进步,现在肺癌治疗已经有了一代、二代和三代靶向药,生存期也在显著提高。今后通过努力,整个患者人群的生存期都有可能达到五年以上。

「如果一个人得了病,他的生存能够到五年以上,他内心的恐惧可能就会大幅度地减轻了。」李峻岭说。

实际上,除了治疗层面,在抗癌的路上,患者的心理疏导和情感支持,对康复和预后也十分重要。

《哎呦,不怕》正是通过话剧的展示,
呼吁公众关注患者心理疏导和情感支持。

在与癌斗争的漫长过程中,患者的心理潜能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需要更加关注患者的心理康复和情绪管理。

永远不要低估人的求生意志,这是李峻岭从医
35
年得到的最大体悟:「我们过去经常犯这样的错误,心里想有些患者可能这次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但是再过一两年他给你打电话,还挺好的,这样的例子也不少。」

五年,是生命的约定。

2017 年 11 月 17
日,来自北京、上海、广州和厦门四地的两百多位「癌友」们共同定下一个「五年之约」:希望下一个五年,依然相聚,相约
2022 年的北京冬奥会。

他们的回应鼓舞人心:五年,不怕!

(责任编辑:刘颖慧)

正如戴蓉说的:

患癌让我逐渐实现自我成长,理解人性,这一点很不容易,需要大家共同来完成。从生命的角度讲,人如果不理解自己、理解生命,又如何善待人群和社会呢?

患者在疾病的治疗中,需要的不仅仅是药物和手术刀,还有心理的支持和社会的接纳。

或许在你我并不能做太多,但理解就便是一剂良药。

本文摘自《深呼吸:菠萝解密肺癌》,由清华大学出版社授权丁香园修改转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